新闻网首页-广交新乐季谱新声/周凡夫

女教师失联5天

「廣交」下一場音樂會(十月十三日),將邀來斯洛伐克傳奇花腔女高音歌后埃迪塔.格魯貝洛娃(Edita Gruberová)合作的音樂會,由她的老拍檔彼得.瓦倫托維克(Peter Valentoviv)執棒。屆時,換上新貌的「廣交」主要擔任「綠葉」,效果如何?拭目以待。

這部交響曲既發揮了大型管弦樂團的強大實力,更充滿正能量激勵人心,將觀眾情緒掀上高潮。景煥亦順「勢」加奏一曲劉熾在電影《上甘嶺》中所寫的插曲《我的祖國》的管弦樂版本,讓全場觀眾在一片歡樂振奮的氣氛下結束音樂會。

第二樂章《祖國》原來是將《義勇軍進行曲》的旋律以古典音樂的經典形式「帕薩卡里亞」的變奏手法來呈現,這個最新修訂的版本選取了《義勇軍進行曲》的片段來發展,並拼貼上西藏、蒙古、新疆等少數民族音樂的特徵,為此,這樂章變得更緊湊。樂章以鐘琴、顫音琴,和豎琴極輕的聲音引子莊嚴地開始,旋律首先在銅管樂上斷續奏出,隨後才在法國號、豎琴樂器的拱托下,由竹笛主奏出原曲主題旋律,節奏不斷改變重複地推進,以莊嚴恢宏的史詩式聲音結束全曲。

開場是呂其明寫於一九六五年的《紅旗頌》,接着是旅美華裔作曲家周天的大提琴協奏曲《水袖》;下半場郭文景的《英雄》交響曲,雖是二○○二年的舊作《東方紅日》四個樂章中選取了首尾兩個樂章修訂重寫的雙樂章交響曲,第一樂章《烈火》,而第二樂章《祖國》卻是最近再修改,還未演出過的新版本。這三部作品誕生於不同年代,以西方的交響曲形式寫成,展現出不同的美學觀,但三首樂曲都能向海外展現中華文化的精神和精髓,並為祖國帶來美好的祝福。

圖:景奐指揮廣州交響樂團和大提琴家王健演奏大提琴協奏曲《水袖》的場面 梁彥攝

這次音樂會由樂團的常任指揮景煥執棒,首先演奏《紅旗頌》,描繪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共和國成立時第一面五星紅旗升起的情景。全曲長約八分鐘,更多的是抒情及喜樂的感覺,到末段再現部《東方紅》的旋律帶出進行曲節奏的音樂,進到尾聲《國際歌》的旋律,在打擊樂和銅管高奏下,帶上高潮,令人振奮。

新樂季的「新面貌」來自弦樂五部的樂手座位編排,各樂部除了首席類樂手,其餘樂手每次演出的座位均採「自選彈性」方式處理;也就是說每套節目自首次排練開始,各弦樂手都可按自己意願選擇不同座位,先到排練室的先選。這在需要共用譜架的弦樂組來說,便意味着每次會與不同的弦樂手組成共用譜架的組合。這種新措施可以提升樂手相互適應合作的能力。將來成效如何,目前難以預料。

一曲奏完,王健在熱烈的掌聲下,先後加奏了巴赫G大調第一無伴奏大提琴組曲BWV 1007中的薩拉班德舞曲(Sarabande),和速度更快的庫朗特舞曲(Courante),即時讓「鐵粉」樂不可支。

樂韻展現水袖四種形態周天這部協奏曲的創作靈感來自中國傳統戲曲的水袖表演,全曲沒有刻意突出中國傳統戲曲的特點和色彩,而是不斷穿插着豎琴、長笛(有時還有其他木管),再加上輕聲的顫音琴聲音,最後再加上弦樂,由此營造出一片獨特、和諧的中國文化氛圍與感覺。

周天的大琴協奏曲《水袖》,王健擔任獨奏,當晚他奏來穩重且富有神采。四個樂章:《拂》、《挑》、《影》、《舞》展示水袖的四種形態,表達四種不同的音樂性格,各具情感。第一、三樂章都以慢板抒情的音樂開始,各長約十分鐘;而第二樂章及終章,則是快速充滿動力感的音樂,各只有四、五分鐘,終章從定音鼓與軍鼓簡短的引子開始,迅即接上銅管強力節奏的動力感音樂,而獨奏的大提琴亦以有力的節奏加入,以流暢明麗的水袖之「舞」,一氣呵成地帶入全曲終結。

弦樂部「自選彈性」座位「廣交」這場音樂會採用了「新面貌」,背後卻是帶有創新及挑戰性的樂團管理新思維。

下半場郭文景大編製的《英雄》交響曲,運用了包括中國大鼓在內的大量打擊樂器,五位打擊樂手,吹管樂器還用上中國的竹笛。第一樂章《烈火》採用奏鳴曲式,以李煥之上世紀五十年代編配的《東方紅》樂曲作為素材創作。樂曲在打擊樂快速節奏的進行曲引子下開始,《東方紅》的旋律從隱約慢慢發展,最後長笛在豎琴伴隨下主奏全曲旋律,中間插入不少不協和的高音;最後輕柔地全奏出《東方紅》主題音調,然後由銅管奏出振奮的音響,打擊樂再加入將音樂帶上烈火般的氣氛。

今日关键词:印度版阿甘正传